阿染不想肝文

陆景和求婚卡什么时候返场

李约【有两个老公该怎么办】(2)

*注意避雷,家人们看完上一个,再来这里

*服了,下周一月考

  看着李信周围越来越浓的紫雾,那人也明白了大概,心中连连感叹:花木兰,你为了削弱魔君,付出了好大的心血啊。

  守约更不安了,轻轻扯了扯李信的衣袖,小声劝道:“信,走吧。”

  

  “信,又发作了吗?”

  体内的冰火之毒,早已让信痛不欲生。他吐出一口乌黑的血,给他把过脉的杨玉环摇摇头,叹息:“这毒,很难治好。”

  守约也跟着叹息一声,治这毒需要生长在极阴极阳处的两株神草,然而采摘这两株神草,需要特别强且多的神力,反之会被阴气、阳气伤身,反噬而死。守约与信的神力自然是不够的,只有青龙神君做得到。当然,青龙神君和信是互相看不惯的。

  “为了信?你还真舍得。”守约现在还记得青龙神君听后,对他一脸不屑的表情。

  青龙神君和朱雀神君关系甚好,但两人可没少因为信而吵架。

  见信身体一天比一天衰弱,脾气也越来越差,天天砸东西,使照顾他的守约伤痕累累。青龙神君发现守约的伤痕后,便气不打一处来,把守约日日捆在身边,不得片刻离身,也正是因为这样,白虎神君也找青龙神君打了一架。

  

  这便是守约离开了,信也不知道的原因。

  守约意识到自己下意识说出了那个名字,但是也没有解释什么。信的内心很复杂,守约还是爱着他的吗?

  “守约,他到底是谁?”李信凑近守约小声问着。

  “上司。”信操控着神力,将守约扯进了怀里。

  李信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要气歪了。(?)

  他想上手把守约拉回来,奈何信坐拥神力,李信还是没有拉回来。

  “松手。”

  信嘲讽地笑着,没有松手。

  “我叫你松手!”

  刹那间,杀气四溢。李信笑了,可他的笑容越来越扭曲。周身的紫雾更浓了些,似是要把他吞噬;他眼里红光不断闪烁着,像是拉起了最后的警报。

  “不要!”守约预感不妙,大喊。

  可惜,一切都已经迟了。

  李信头上长出魔角,发色变成了暗紫色,一只衣袖爆裂开来,露出了被魔气灌满的手臂。他肆意大笑着,手中出现一团暗紫色的火焰,像是燃烧着他的心。

  魔君…回来了。

  众神君感受到了危险,纷纷下凡查看。

  花木兰见信与李信剑拔弩张的气势,直接把信骂了一句:“看你干的好事!”

  青龙神君拉下花木兰,摇了摇头。

  李信停止了他的笑声,可那嘲讽的笑依然挂在脸上。他的手往空中一伸,一把暗紫色金边的大剑也不知从哪来,直接飞到了他的手上。

  他把大剑插在地上,十分懒散地靠在刀面上,把玩着手中的,守约送给他的香囊,眼神飘忽着。

  突然,香囊凭空消失不见。李信又把剑拿了起来,对准众神君。

  “该算算旧账了…高高在上的神君们。”

                                             --End

*家人们结束了,我真的不会写打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约【有两个老公该怎么办】(1)

*看@守约他老公 图有感(?)

*注意避雷,写的不好

*520了,写点甜的

  “谢谢神君…”李信(一念神魔)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的锦囊,锦囊上绣着一只朱雀,那是守约的化身。守约看着李信身上的一团若隐若现的金光,和周身把他包围起来的稀薄的紫雾,内心有些复杂:李信生来就带有神性和魔性,魔性是无法扼杀的,只能通过事事顺着这人心意来抑制住魔性,反之神性会减少,魔性会增加。当然,众神君可没少因为这件事而感到头疼。

  “朱雀,你去吧。”神君之首花木兰拍了拍守约的肩,对他说道。这是守约下凡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李信见到守约第一面就认出了他是传闻中脾气甚好的朱雀神君。他曾向朱雀神君的画像许愿赠予他一个香囊。守约自然知道这件事,于是便早日绣好了这香囊。两人也挺有缘分,下凡不久就碰见了,守约也顺其自然地把这香囊赠予了李信,李信也把挂在腰间许久的佩剑赠予了守约。

  “不必客气,这是见面礼。”守约勾起淡淡的笑,拍了拍李信的头。

  李信呆住,脸红地低下头:“见面礼?”

  早晚都要见面的,只不过太早了…守约到底还是没有说出这话,而是沉默地看着手中锋利的佩剑。

  守约又抬头盯着被浓密的黑发遮挡看不清脸的李信,感觉有点恍惚,着人的气息,像极了那个人…

  “神君哥哥,”李信开口打破寂静,“你人真好。”

  守约并没有感到惊讶,只是盯着李信,他身上的金光亮了几分,周身的紫雾淡薄了些。

  见守约没有说话,李信连忙补了一句:“我一个人长这么大,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

  “那哥哥陪着你,好不好?”百里守约笑吟吟道。

  李信眼眸中的光闪烁几下:“真的吗!”话音刚落,眼神又黯淡了下去:“我这样做…会不会很自私啊…

  “不会,这是我的选择。”守约像是变戏法似的递给李信一个苹果。

  你只是过于缺乏安全感了,一个小孩子为什么要担心这么多呢…

  

  十年后。

  “守约,你已待在凡间十年了。”李信盯着在十年前人高马大,在十年后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守约,心里感叹道:时间过得好快啊。

  守约也盯着眼前人:眼角的泪痣依旧还在,黑色长发被扎起来一截,长而浓密的睫毛遮住了他的双眼,高挺的鼻梁,剑眉星目。守约无奈地笑了:“是啊,十年了,这十年间,除了你,我还有谁呢?”

  李信哽咽住,他想抱一抱守约,结果便看见守约被另一双干净白皙修长的手给抱走了去。

  “守约…我好想你啊…”一个容貌与李信有九分像的男人(山海·炽霜斩)在他耳边控诉着:“你不知道在神界的日子我过得有多苦,你走了,花木兰他们也不告诉我,害的我在凡间苦苦找了你十年,你怎么在十年里跟别人好上了呢?”

  守约转身推开他,轻咳一声:“你…认错了…”

  那人呆滞了一秒,做出一副心如刀割的样子,说道:“守约,你怎么…”

  “停,”李信挡在守约前,脸色有些难看:“先生,你真的认错了。”

*未完,等我找到另一张纸(没错我在学校写的)

李约【你为什么不爱我】(13)

*老铁们好下周二期中

*不行了今天六张卷子我哭死

  “嗖——”

  汽车稳稳地停在了露娜家的大门口。铠用手扶着坐在副驾驶上的守约,守约脸色铁青,嘴巴微微张,感觉下一秒就要吐出来一样。东方曜强忍着恶心把玄策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看着衣服上面一摊褐色的呕吐物,东方曜只觉得他必须马上洗澡换衣服,太恶心了。露娜打开门,眼角有点泛红,眼睛里的红血丝也很明显,她表现出一副笑容,上前扶住守约:“来啦。”

  “露娜,你刚刚哭过了?”铠有些狐疑地盯着露娜脸色那不明显的泪痕,问道。

  露娜愣了一下,有些茫然:“没,没啊。”

  见露娜不肯开口,铠也不打算继续追问下去,只是摆摆手,表示自己能行。露娜有些手足无措,没有动身。东方曜擦过她的肩,说:“愣着干嘛呀,还不进去。”

  露娜回过神来,有些尴尬:“这到底是你家还是我家?”

  李信吐出一口烟,白色的烟雾飞向空中,只是默默地看着,把手中的烟头撵在了墙上。

  “少…少爷,你真的不吃一点东西吗?”管家小心翼翼地问着。

  李信并没有回头看一眼他,只是冷冰冰地吐出一个字:“滚。”

  守约,你看,我只对你这么温柔,你别闹了好吗?

  

  东方曜凑在露娜身边,语气十分幽怨:“姐…你家有没有男士的衣服,我想洗个澡…”东方曜又扯了扯身上那一摊呕吐物,他是在是想吐。露娜有些尴尬,把他领进了她和至尊宝的房间。露娜翻找着衣服,找出了一件上面印着至尊宝帅照的T恤,扔给了东方曜:“喏,凑合一下吧。”

  东方曜略带嫌弃地看着T恤,硬着头皮进了卫生间。

  随着水声响起,露娜看向手中的白色粉末,握得更紧了些。

  

  “吃饭咯。”露娜强撑着笑容。当然,她为了至尊宝,可是在几人的饭里下了迷药呢。

  不出意外的,几人刚把碗中的饭吃完,都“哐”地一声倒在地上。李信的手下听见声响,立马从个个角落跳了出来,毕恭毕敬地迎接李信:“少爷。”

  李信一头耀眼的金发在空中肆意飞舞,他径直抱起守约,吩咐其它人:“身下的带走,关地牢里。”

  露娜扯住李信的衣袖,眼眶湿润,低声下气地哀求李信:“你说的我做到了…能不能把至尊宝还给我了?”

  李信冷笑了一声,没有丝毫感情:“自己去地牢里面找。”

  “谢谢!谢谢!!”露娜面露喜色,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李信看着怀中的守约,眼神温柔似水。

  守约啊,只有我最疼你,你怎么就是不愿意跟我走呢?

  

  “滴答…滴答…”

  水珠滴落在地,众人也清醒了过来。黑暗压抑的地牢,冰冷的石砖,坚固无比的手铐和锁链锁住了所有人。铠确认着人数,唯独却发现守约不见了,他开始紧张起来,手心中的汗不停地往外冒。

  “嗒…嗒…”

  脚步声由远及近,东方曜戒备的看着唯一有光亮的地方。一道黑影在光亮里出现,金发甚是显眼,铠只觉得这人的气质有些熟悉。

  那人笑了,笑声逐渐变得疯狂。

  “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啊,你居然变得这么落魄啊。”

  铠记起来了,李信无疑了。

  笑声戛然而止,又变成一道阴森恐怖,沙哑低沉的声音。

  “欢迎来到…由我主宰的世界。”

策约【病娇弟弟爱上我】

*注意避雷

*两个人写的,可能有点乱

@晗怿 :

  “嘀嗒嘀嗒…”

  时钟缓慢而走着,百里守约没什么精神了,几乎连眼都睁不开。他已经数不清了,数不清这是被弟弟关着的第几天了。不分昼夜,因为这间狭小的屋子没有窗,没有光。没有一切与外界接触的设备,所以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一概不知。

  他不愿睡,连眼也不愿闭。百里玄策喜欢从一切他看不见的地方悄无声息地出现,更何况闭眼在这无声的对峙中,大抵算是认输。认识他的人总是说他温柔,可他骨子里比弟弟更倔。

  其实百里玄策对他应该是有恨的吧。

  百里守约不愿想了,最亲近的,唯一的弟弟,违背道德纲常的爱太沉重。可百里玄策又总在柔意中裹藏jian ci,他的尖牙总在最chi re的吻中刺穿表面的柔情,shi gu又惊心。

我:

  只听“吱呀”一声,百里守约的目光扯到送外面锁住的铁门。这间屋子的隔音效果并不算好,门外小院子里的铁栅栏门打开的声音还是入了百里守约那听力甚好的耳朵。“咔哒”,是钥匙插入锁孔的声音。百里守约内心十分忐忑,目不转睛地盯着铁门上的把手,他也觉得冷,那扇门后四处散开的寒意是抵挡不住的。

  “哥哥…饿不饿呀?”百里玄策盯着靠在床头无精打采的百里守约,露出了他那人畜无害的笑容。百里守约垂下头,低低地应了一声。

  百里玄策凑近他,冰冷的手qia zhu百里守约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与自己对视。百里玄策的笑容已经消散了去,只剩下他的偏执,疯狂,和那令人逃脱不了的zhan you yu:“哥哥,看我呀,怕什么。”

  百里守约只感觉下巴被掐的很疼,尖锐的牙齿还是露了出来。

  “啊,”百里玄策面露惊讶,细细端详着百里守约的尖牙,“哥哥,你的牙齿长得好快哇,看来又要磨平了呢。”

  闻言,百里守约的身形有些颤抖,又把头低了下去。

  百里玄策勾起嘴角,笑吟吟道:“哥哥,你不是饿了吗?”

  (略,好几次没过审核呜呜,全文看我主页加QQ获得)

  百里玄策终究还是放过了百里守约,唇上的那抹血渍被他舔了去。百里守约的脸涨的通红,避开了百里玄策玩味的眼神。

  “哥哥,你不乖。”百里玄策俯下身,呼出的热气喷洒在百里守约的脖颈间,让人觉得痒痒的。

  百里守约并没有搭理他。

  若不是东方曜给百里玄策打了电话过来,恐怕百里守约已经凶多吉少了。

  “喂?”百里玄策的声音蕴藏着一丝怒气。

  东方曜没好气道:“铠在公司等你。”

  “嗯,知道了。”

  百里玄策勾唇笑笑,眼角弯弯,周身都溢出危险的气息。果然,人找上门了呢。百里守约当然也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不禁有些惶恐。

  “不要…”

  “乖,去去就回。”对话是百里玄策故意放给百里守约听的。

  听着重重的关门声,百里守约怔住了。

  心中的那一丝丝火苗,彻底灭了。

*忽然感觉我写的好拉,这是我们两个在学校写的嘻嘻

信白【归离】

*注意避雷

*在学校写的有点少

  广阔无垠的沙场上,一个个沾满鲜血的尸体倒在地上。他们都被夺去了性命,死相凄惨。几个十分幸运的狐狸托着伤痕累累的身躯,用它们锋利尖锐的牙齿咬着尸体血迹斑斑的衣服,滚烫的热泪啪嗒啪嗒地滚落在地,它们得不到亲人们的最后一眼,它们永远失去了他们。

  一个白发银甲的少年拿着他的红缨枪,望着一地的尸体也闻到了那极重的血腥味,晃了晃神。韩信记得李白与他要一起一分高下的约定,半个时辰以前,等到他察觉到若有若无的血腥味时,他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千万,千万不要是狐族。

  只听得一声哀嚎,韩信的思绪已经被撤了回来。他已经近乎崩溃了,身上的铠甲他也只觉得沉重,望着几个存活下来,抱着亲人痛哭流涕的人,他的心如同死灰。

  地上那个极为显眼的紫发少年,韩信当然看到了,他的心如同刀绞。韩信踉踉跄跄地跑过去,跪在了地上,抱起他,怀中鲜血还在不断涌出,面容安详的少年,韩信知道,李白已经永远不会再看他了。

  “李白…李白…”韩信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手轻轻擦拭着李白脸上的血迹,搂着他的另一只手也不敢收紧,生怕再次弄疼了他。

  “李白…不是约好了一辈子都要赢我吗?不是说比我活得更久吗?”韩信哭喊道,倾诉着心中的苦。

  他知道。

  李白永远离开了他。

李约【你为什么不爱我】(12)

*你们好,我发烧了

*铁汁们注意身体

*注意避雷

  “喂,李信少爷。”

  电话那头李信冰冷至极的声音传来。

  “嗯?”

  虽然只是短短一个字,可这其中包含的情绪,他的下属们可不敢有丝毫懈怠。

  “人都到点位了。”

  “嗯,看到守约告诉我。”李信抬起手,粗糙的指腹在太阳穴上轻轻的摩擦,紧锁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他修长的腿随意地搭在桌上,昂贵的黑色西装下是难以掩盖的威严。手腕上的名牌手表嘀嗒嘀嗒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李信的表情已经好久没有再变过了,永远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苦瓜脸。

  “收到少爷!”

  

  铠的车呼啸而过。坐在副驾驶的守约表情非常难看,他微微张嘴,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你,你慢点…”

  随着一个急刹车,守约忍无可忍地吐了出来。铠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想帮守约,守约又好气又好笑,胃里一阵翻涌,又吐了出来…

  “叫你开慢点…唔…”玄策也抱怨了句,他嘴里的呕吐物也一股脑地全吐在了东方曜身上。

  东方曜瞳孔地震,失声大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干什么啊全吐我身上了啊啊啊啊啊。”

  玄策抬头不屑地瞟了眼,结果又吐在了东方曜身上。东方曜的脸青一阵紫一阵,又大叫了几声,不用多久,他也可以跟玄策对吐。

  铠这个始作俑者只关心的上守约,一边轻拍他的背给他顺气,一边拿纸给他擦一擦,同时也不忘在心里冷嘲热讽后面两个一上车就叽叽喳喳吵个没完没了的小屁孩们。

  

  “喂?”

  “少爷,露娜已经配合好了,一切按照计划行动。”

  “嗯,干的不错。”李信的声音又冷了几个度,眼睛紧紧盯着大屏幕上缓缓驶入的小轿车,嘴角不可察觉地弯了一下。

  深褐色的原木桌上的金丝相框被他拿了下来。里面装载的是小时候李信带着守约在游乐园里玩的照片,少年脸上洋溢着灿烂,天真,美好的笑容,而另一个少年是藏不住的宠溺,两人的脸紧紧贴在一起,嘴角的那点奶油也被悄悄地舔舐去。李信的嘴角扬的更高了,这次他总算是可以一网打尽了呢。

  “咔哒”,是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李信十分自然地转过身,与来人打了个照面,脸上的笑却丝毫没有变动过。

  “至尊宝先生,看样子睡得还不错啊~”李信的声音略带调侃,可眼神从未离开过手中的相框。

  至尊宝也并没有正眼瞧他,刀也紧紧贴着他的咽喉。他不屑地吐出唾沫星子,语气中全是嘲讽。

  “是啊,刚睡醒就招呼在这了。”

  不巧的是,那口唾沫不偏不倚地掉落在了相框上。李信的脸色霎时间就不是那么好看了,他收起了刚见面时的礼貌,换上他一如既往的偏执和疯狂,用手帕小心翼翼地擦拭去唾沫,话语间全是不满:“谁准你跟我说话的?”

  话落,至尊宝的脸已经“砰”地砸在了墙上,脸上渗出来殷红的血迹滴落在地。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李信冷冷地抛下这句话,披上他的外套,便没再看至尊宝一眼,大步流星地离开了暗无天日的地下室。

  我也来整一个家人们

李约【你为什么不爱我】(11)

*注意避雷

*家人们我2月3日开学了,可能之后放假更新

  医院病房内,守约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上播放的新闻,他没有手机,也早不记得他手机上有什么了。守约带着祈求的眼神向门口的保镖卖惨:“老哥,求求你放我出去吧,呆在病房里太无聊了。”

  保镖皱着的眉头紧了紧,回绝道:“百里先生,少爷说过必须等他回来您才能出去。”

  守约认命般地瘫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仰天长叹。窗帘是守约苦苦哀求李信拉开的,他每天都会看见散心的病人,守约也想像他们一样拥有自由,奈何李信控制欲太强了,每次还有个保镖跟着,自己也不能聊开了。

  “守约哥哥,我来找你玩啦!”玄策不知是从什么时候知道守约的病房,天天三番五次地来找他玩。当然,保镖也不是吃素的,每次玄策来,保镖都会把他赶出去,以“先生不舒服”的名义。

  守约猛地抬起头,眼神中的希望是藏不住的,他刚想开口说话,却被保镖抢了先:“先生不舒服,下次再来吧。”

  玄策早就料到是这样,朝后勾了勾手指。保镖有些不解,突然他的身后猛地窜出一道身影用电击棒击晕了保镖。高级vip病房是很少有医生护士来的,更没有监控,所以根本不会有人知晓这里发生了什么。

  “谢了曜子!”玄策一拳砸在东方曜的背上,一点也不重,可东方曜还很是夸张地踉跄了几下,装作脊椎要断了的样子:“好疼啊,要不是没有我和我姐,你见都不会见到你哥一眼!”

  守约一脸懵逼:“谁的哥哥?”

  玄策一脸微笑地拉起守约的手:“走吧守约哥哥,先逃了再说。”

  

  等李信回到病房,只剩下倒在地上的保镖和一张纸条:

  “不好意思,你晚了一步。”

  李信的笑容有些狰狞,笑声逐渐疯狂,跪在地上。他相信守约,守约一次次背叛他,令他十分寒心。

  “守约啊守约,你还是见不得光呢。”李信自顾自道。

  

  东方镜领着一群人站在铠和守约的房子门口,敲响了门。

  “来了…”一道沉稳的声音从屋内响起,随着“咔”的一声,屋门也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铠,只不过他很沧桑,下巴上的胡茬,脸上浓重的黑眼圈,杂乱的头发,和之前的那个沉着,霸道的铠仿佛像是两个人。

  见守约一直呆愣愣地,直勾勾地盯着自己,铠有些慌了神,他可不想在守约面前呈现出一副落魄的姿态。

  “守约!你…回来了…”铠抱住眼前的人,可守约没有抱他,而是傻乎乎地把两只手垂在旁边。

  “咳,他失忆了。”玄策出声打断眼前这副景象:“李信应该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你带他去个安全的地方吧。”

  铠身子僵硬了几分,然后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好。我叫铠,你之前的结婚对象。”

  守约“啊”了一声,很少疑惑:“那之前阿信一直在骗我?”

  阿信??玄策和铠的怒气蹭蹭蹭地往上涨。

  “啊对对对,骗你的。”东方曜接过话茬:“啊对了,铠你不是有个妹妹吗,把守约送她那去呗。”

  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占时就这么订吧。”

  守约还是一脸懵逼,所以谁才是我的未婚夫?

  

  “铠,百里玄策,东方曜…事情好像越来越好玩了哈哈哈哈哈哈。”李信大笑着,把三人的资料扔在地上。

  “还有个露娜和东方镜…”

  “守约,说过不要逃的,反正你身边的其他人,”

  我都会 一 一 铲 除。

李约【你为什么不爱我】(10)

*注意避雷

  李信面不改色,眉眼带笑:“哦,你发现了吗?”

  守约打了个寒颤,有些惊恐地盯着李信。

  “你……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啊,”李信笑着,一点一点逼近守约,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守约的脸庞上,“我只是担心你有一天想不开偷跑了吓唬你的。”

  只是吓唬吗?守约半信半疑,李信的笑容是那样让人不寒而栗,眼底混浊一片,守约看不懂他的心思,也不想去猜,总之能快快乐乐地活着就行了。

  “约约,嫁给我吧。”李信一脸从容,仿佛刚刚所说的事情像没发生一样。

  守约呆愣了会,他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守约摇了摇头,说:“可不可以给我点时间,我还不想这么早结婚。”

  李信没有说话,只是他那眼眸中的光亮又黯淡了几分。他站起身,没在看一眼守约,离开了病房。守约望着病房门口,看了许久。

  

  “资料呢?”李信捏了捏眉心,向着保镖伸出手。

  保镖从身后递出一张资料,面露难堪:“少爷,百里玄歌这人资料很少,像是不存在这个世界上。”

  李信皱了皱眉,拿过资料不耐烦地扫了几眼,看到那人的照片时,他的瞳孔放大,这是百里玄策?他明明记得他把玄策杀了,尸体也扔掉了,怎么可能活着?李信看着照片看了很长时间,最后把资料扔在地上:“百里玄策的资料也给我,他和百里玄歌的关系也告诉我。”

  “好的,少爷。”

  

  “你看见你哥了?还失忆了?”东方曜的声音贯穿整个房间,他把手贴在玄策的额头上,“没发烧啊?”

  玄策很无语,用一种关爱智障的眼神看待东方曜:“我没病,他真的失忆了,还跟那个臂李信订了婚。”

  “??”东方曜甚是不解,搞不懂守约这是搞哪出,哦,他失忆了,嗯?失忆了??

  “那他咋失忆的?”东方曜凑近玄策,很是不理解。

  提到这个玄策就来气:“肯定是李信搞的鬼啊!妈的,好不容易见到了却不记得我了。”

  东方1曜在心里默默地扣了一个6。

  “对了,我记得你姐是在xx医院吧?”玄策问道。

  东方曜点了点头:“守约在那?”

  “嗯,对。”

  “那行,我跟老姐说一声。”曜刚说完,又掏出手机熟练地拨打东方镜的号码。

  “做什么?”电话那头的人语气十分不耐烦。

  东方曜神秘兮兮道:“姐,玄策的哥哥在你的医院,诶,不准告诉任何人啊!尤其是李信!”

  东方镜顿时来精神了:“玄策的哥哥叫什么?”

  “百里守约。”玄策凑上前道。

  “哦,他呀,失忆了了,药物导致的。”东方镜不紧不慢道:“李信是那个金色头发的人吧?我问他为什么要吃药物,他跟我说守约趁他不在家自己吃的。”

  玄策和东方曜一头问号,李信说话也真是不过过脑子。

  “谢谢老姐,你帮我多照看一下哈!”东方曜乐呵道。

  而东方镜有些无奈:“那可能不太行。”

  “?为什么?”玄策和东方曜有些不解了。

  “李信安排了保镖,除了检查我是见不到的,而且他每次出来透气,保镖也要跟着,再报备给李信。”

  玄策的头也大了:“好吧,谢谢镜姐姐了。”

  “不客气,应该的,我会给你留意一下。”

  “好的老姐,你去忙吧,拜拜。”

  东方曜挂断电话,又转头看着玄策:“你说该怎么办吧。”

  玄策怒气冲冲道:“以暴制暴。”

*恭喜信子哥喜提年限,还有家人们兔年快乐